2019年6月2日主僕心聲

當教會淪為教堂    王永強執事

參觀教堂是我遊歷各地十分喜歡的元素(包括很有藝術價值的伊斯蘭教堂) ,因為每一處内外都十分宏偉壯觀,也俱有深遠的歷史(不止宗教歷史), 而且都花十分龐大的人力財力,多年時間(近代最著名的教堂-巴塞隆拿大師高迪1882年開始建造的聖家堂,預計2026年,高迪逝世100週年才能完成)。 教堂在歷史上不單是城市發展的中心點,神聖的宗教聖所,也是宗教與政治權力的中心(天主教教宗權力比皇權更大,因為有權決定皇帝的永生)。上月剛與若慧歐遊,就參觀了德國科隆/漢堡、比利時布魯賽爾、荷蘭阿姆斯特丹幾座天主教堂,只能讚嘆工程偉大,叫人肅然起敬。然而週日在教堂内,前面彌撒信眾只有數十長者,後面遊人不斷,參觀拍照,宏偉的教堂只留得一個地標、旅遊點、打卡的勝地,令人嘆息。其實也難怪,因為大多歐洲教會會員都必須向教會交稅(不是奉獻),加上天主教積習多年,犯錯不斷,醜聞多多,早已引人詬病,很多信徒都失望地脫離教會。

基督教會其實也[不遑多讓],在美國,週日上教堂崇拜已成為高尚正面的[活動],教會成員就好像政治黨派的身份,特別超級教會(Mega Church)越來越大,廣受歡迎,不少知名教牧及領袖都是富豪,不但有權有勢,更有政治力量,成為造王者,為黨派政客爭相召集的對象(政教分離早已名存實亡,現任美國總統當選,福音派教會領袖的參與至為重要)。另一方面,不少中小型教會卻面對人數滑落,領袖青黃不接,倒閉的亦不少。

我們的土浸只是一所60年的小型教會,弟兄姊妹的屬靈家庭,當然沒有上述美國教會的問題,然而我們仍需常常自省,不要讓教會成為週日聚會的[教堂]。在努力更新崇拜的過程中,是否偏重程序上的安排?(像禮儀教會的程序至上),崇拜事奉人員是程序執行者?還是敬拜帶領者?崇拜信息流於學院式的聖經教導?還是能活化的生活激勵, 讓信徒能達至心靈和誠實的敬拜,以開展當下一週的見証生活,作鹽作光,不但被看見,更被喜悅,榮神益人?這都是我們需要謹慎的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

土瓜灣浸信會